2022年1月26日 下午1:58

年度“翻倍基”大战:前海VS宝盈,“后浪”基金经理冲上前沿

年度“翻倍基”大战:前海VS宝盈,“后浪”基金经理冲上前沿
作为中新生代基金经理,在今年市场分化的行情下,前海开源基金的崔宸龙、宝盈基金的肖肖和陈金伟共同管理的基金业绩实现翻倍,基金经理的选股策略和2022年的投资方向令人关注。新能源板块作为2021年的收益之王,新一年的讨论依旧热度不断,多名基金经理认为“碳达峰与碳中和”大方向下,机会依旧乐观。而更多的投资态度则是关注公司内在的投资价值和行业长期发展的潜力,自下而上去选择股票。决胜顶峰2021年最后几个交易日,前海开源基金崔宸龙管理的两只基金,波动中守住业绩已翻倍的优势,“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似乎更加牵动人心,收益率在翻倍的临界点上下浮动。“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和“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A”均由被誉为“高端制造学霸”崔宸龙单独管理,“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则由宝盈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经理肖肖和基金经理陈金伟共同管理。从具体的收益数据来看,截至2021年12月31日,“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近1年、近6月、近3月的收益分别为119.42%、51.79%和14.74%;“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A”的收益分别为109.36%、44.54%和15.7%,在全市场8700多只基金的业绩排名中遥遥领先。而“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在近1年、近6月、近3月的收益分别为100.52%、31.77%和13.34%,业绩紧随其后。宝盈基金市场部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业绩增长的原因一方面和公司权益自下而上的投资研究分不开,也和市场风格有关系,多重因素作用。随着2021年12月31日收盘,胜负已定。当天“前开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和“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A”分别上涨1.26%和1.61%,成为今年公募基金冠、亚军,前海开源也成为今年唯一一家拥有两只“翻倍基”的基金公司;“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则上涨0.54%,刚刚跨过年度业绩翻倍的大关。除此之外,2021年度基金投资收益排在前十的基金公司还涉及大成基金、广发基金、华夏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多只基金规模徘徊在百亿元上下。值得注意的是,大成基金旗下4只业绩进入排名前十,“大成国企改革灵活配置混合”“大成新锐产业混合”和“大成睿景灵活配置混合A/C”现均由基金经理韩创单独管理。韩创同样作为中新生代基金经理的代表,任职2年又356天的时间,交出了期间最佳389.03%的高回报。投资偏好不同从投资经历来看,崔宸龙曾任深圳前海安康投资研究部研究员,2017年8月加盟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权益投资本部研究员,现任权益投资本部基金经理。2020年7月20日起任“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前海开源沪港深非周期性行业股票”基金经理,当年10月27日起任“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A”基金经理。2021年,他还新任3只基金的管理。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崔宸龙任职1年又164天,管理基金资产总规模233.75亿元,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率为238.63%。2021年三季度,崔宸龙增配了不少电力板块标的,配置了较多在港股上市的电力企业,主要是新能源运营商。比如华润电力、华能国际电力股份(00902)、中国电力、中国广核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等。在对新能源运营商投资机会的展望中,崔宸龙表示,从目前来看,这些企业大多是火电厂,但这些火电厂最终会转型为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厂,即新能源运营商。而管理风格各有不同的肖肖和陈金伟,他们共同管理的“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的业绩依旧亮眼。投资风格上,肖肖坚持价值与成长相结合,注重大消费的投资,长期看好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方向;而陈金伟的投资理念则是不断权衡估值、景气度、公司质地三个要素,把好公司放在第一位,低估值放在第二位,景气度放在第三位。2021年三季度数据显示的“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前十大重仓股,奕瑞科技、东方盛虹、和而泰、欧陆通、浙江拱东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林洋能源、铂科新材、建设机械、天正电气、柯力传感等医药、电子电力设备、有色金属各个行业都有涉及,有不少个股还是新增配置,结构均衡。业绩优良吸引基民买入,基金规模也是成倍增长。2021年三季度,“前海开源公用事业股票”和“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A”的净资产规模为166.29亿元、63.08亿元,较上季度环比增长350%和503.34%。“宝盈优势产业混合A”2021年三季度净资产规模为21.93亿元,较上季度环比增长109.01%,资金号召力略显弱势。回归基金公司情况,前海开源基金成立于2013年,现拥有基金经理27名,资产管理规模1422.06亿元(截至2021年10月26日);而成立于2001年的宝盈基金,发展至今已走过20个年头,现有基金经理14名。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前海开源基金管理资产管理总规模较上年度增长515.29亿元。而同期,从公司方面获取、参考公告的数据显示,宝盈基金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较上年度仅增长3.35亿元,向来备受基民“喜爱”的股票型基金规模更是比“腰斩”更惨,较上年末的122.54亿元锐减至2021年三季度的48.88亿元。对此,宝盈基金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基金规模变动受到多重原因影响,例如市场风格、风险偏好等因素。关于2022年操作策略是否会进行调整,特别是表现较弱的港股配置方面,崔宸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整个投资是基于长期基本面情况进行配置的,不会因为短期的市场波动情况变化。同时他不太关注短期表现,从投资角度看,他认为还是要从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出发,不参与所谓的市场博弈,只把握最确定的基本面投资,关注公司内在的投资价值和行业长期发展的潜力,自下而上去选择股票。宝盈基金的相关负责人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函时表示,2022年,权益投资依然坚持自下而上挖掘个股,固收投资坚持自上而下精选大类资产进行配置。宝盈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一直与投资体系一致,过去和未来都不会单压细分行业,而是基于基本面投研进行个股标的选取,相信研究是能够创造价值的,盲目的追逐市场热点并不利于持有人的利益。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